Meny

Javascript verkar inte påslaget? - Vissa delar av Lunds universitets webbplats fungerar inte optimalt utan javascript, kontrollera din webbläsares inställningar.
Du är här

Don't we have other ways of development?

Författare:
  • Chia-Sui Hsu
Publiceringsår: 2012-09-26
Språk: Kinesiska
Publikation/Tidskrift/Serie: Eastcoast Review
Dokumenttyp: Tidningsartikel

Abstract english

Abstract in Chinese

從社會投資(social investment)的社會福利的角度來看,花蓮的發展,長期以來,著重在修復(repair)人口外移與老化的困境,而非預防(prevent)這個現象發生的原因。如果花蓮真的要強調永續發展,我覺得創新的思維應該要著重在預防,像是我們如何把人留下來?把好的產業留下來?〈花東地區發展條例〉裡提到人才東移的政策,花蓮縣綜合實施方案應該要更細部的討論這個部份,不是只有簡化成消費原住民文化的觀光產業,再者,如果觀光或是鄉村旅遊是花蓮發展很重要的一環,我們的教育準備好了嗎? 最後,在其他國家對鄉村發展大多採用低衝擊的開發(Low impact development)的今天,我們能不能勇敢的說,我們不需要靠空中纜車,也可以欣賞到美景,我們不需要賽車場,也可以找到觀光的出路呢?



花蓮縣政府在九月十六日舉辦了花蓮縣綜合實施方案初稿的聽證會,是配合100年6月通過的〈花東地區發展條例〉的規定,所提出的策略計劃。提案,很多又很荒唐。很多,因為幾乎涵蓋了一個地方發展需要的文化、教育、醫療、生態和交通,說荒唐,因為F1賽車場、空中纜車、山海劇場通通都出現了。這份計畫寫得很雄心勃勃,我不曉得我們那微薄的聲音能改變什麼?不過,我還是想問,難道我們沒有另一種發展的可能了嗎?就這份實施方案的初稿,我有些疑問。



報告書的前半段,就像任何一份規劃報告那樣,先把現況與課題通通回顧一遍,這樣的回顧,不陌生。但是在人口的部份,以及後來圍繞著人口的議題,實在令人有點失望。花蓮是個移民社會,這個論述還是圍繞在客家、閩南、外省及原住民,又尤其強調原住民的部份,完全沒有提到新移民與地方未來發展的關係。另外,過度強調花蓮與原住民文化的傳承,又將地方觀光簡化為消費原住民文化,如山海劇場的案例。我想問,花蓮只有這條靠原住民跳舞的觀光發展嗎?為什麼對原住民朋友的生計想像只有觀光?說白一點,難道只有跳舞給付得起的觀光客嗎?在這個對文化、族群認同已趨於多元的今天,實在不應該強調原住民的文化只能由原住民來傳承,也不應該用框架框住原住民對生計的選擇。另外,如果我沒記錯,山海劇場與國際觀光劇場的概念跟導演張藝謀打造的《印象劉三姐》跟《印象西湖》有些許關聯。年前去桂林,對他們的表演,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那些表演,而是他們說,這些參與的人都是地方上的農民,白天種田,晚上才來賺外快的。如果是這樣,我想問,我們的發展提供除了觀光以外,還具備哪些選擇呢?如果觀光客來的沒預期的多,當地人民靠什麼生活呢?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martya Sen在《做為自由的發展》(Development as Freedom) 一書說,發展是擴展人的選擇,讓每個人都能得到真正的自由,不是只在追求經濟成長與所得增加而已。日前,花蓮縣政府補助在孩子身上的營養午餐和免學費,可以算是這類的代表。



再來,在行動計劃的第一到第六點,全都標榜建設國際級水準的觀光設施的大開發,從國際觀光劇場、鯉魚潭的空中纜車、國際賽車場、赤科山與六十石山的空中纜車到林田山的整體發展,我只想簡單提出一個問題,請問哪一項計畫符合永續?還有誰的永續?永續發展最重要的一個想法就是世代公平,雖然那些尚未出生的無法為自己發言,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權利選擇他們的環境。現在,提出的一系列觀光計畫,每一個都超乎想像,每一個計畫的環境影響評估就足以讓專家與地方民間評估很久,現在,一次提出這麼多充滿變數的計畫,如果我們的選擇是錯誤的,我們要怎麼對下一代交代呢?再來,特別在賽車場的部份,能不能請縣政府提出一個正當的理由,為什麼我們花蓮的發展需要用賽車場呢?樣的觀光是要服務誰呢?這份實施方案裡提到,賽車場可以疏導非法馬路飆車,這樣的邏輯實在令人難以接受!另外,在赤科山與六十石山纜車的部份,如果我沒看錯,預估可帶來200萬人次旅客,花蓮目前的人口約30萬,這麼多的觀光人潮,既有的交通與環境有辦法承載嗎?在同一個計畫,也提到交通建設投資可以反映在接下來的地價升值,家戶每年多可近43萬元的收入,請問,這會不會只是炒地皮的另類包裝呢?



再來,在形塑十三鄉鎮特色文化創意地標的計畫中,我看到那個蔓延在台灣各鄉鎮,蓋地標的荒謬,一個鄉鎮的特殊歷史怎麼會靠地標的意象來表現呢?甚至做為觀光的招牌呢?意象應該是人們生活的歷史軌跡所營造出來的,可能是巷子口的麵店,也可能是土地公廟前面的廣場,怎麼會是地標呢?如果我們繼續蓋地標,蓋人物塑像,這只是走回頭路罷了!



最後,從社會投資(social investment)的社會福利的角度來看,花蓮的發展,長期以來,著重在修復(repair)人口外移與老化的困境,而非預防(prevent)這個現象發生的原因。如果花蓮真的要強調永續發展,我覺得創新的思維應該要著重在預防,像是我們如何把人留下來?把好的產業留下來?〈花東地區發展條例〉裡提到人才東移的政策,花蓮縣綜合實施方案應該要更細部的討論這個部份,不是只有簡化成消費原住民文化的觀光產業,再者,如果觀光或是鄉村旅遊是花蓮發展很重要的一環,我們的教育準備好了嗎? 最後,在其他國家對鄉村發展大多採用低衝擊的開發(Low impact development)的今天,我們能不能勇敢的說,我們不需要靠空中纜車,也可以欣賞到美景,我們不需要賽車場,也可以找到觀光的出路呢?

Keywords

  • Human Geography

Other

Published
Human Ecology
E-post: chia-sui.hsu [at] keg.lu.se

Doktorand

Institutionen för kulturgeografi och ekonomisk geografi

343

16

Institutionen för kulturgeografi och ekonomisk geografi
samt humanekologiska avdelningen

Adress: Sölvegatan 10,
223 62 Lund
Telefon: 046-222 17 59

Samhällsvetenskapliga fakulteten